周恩来与野山参的不解之缘

《广交朋友的周恩来》一书,讲到了北京市孔伯华先生。孔伯华先生(1884–1955年),山东曲阜人,是我国近代杰出的、有功于中医事业的具有民族气节的医学家。他一生治好了许多人的病,尤其医治好许多疑难症患者,在京城家喻户晓、有口皆碑。30岁时,就名噪北京,被誉为四大名医之一(另3位是萧龙友、施今墨、汪逢春),举国知名。所谓名医,是高级医学专家,就是尖子人才。中医的存在和发展,不仅同疾病作斗争,还要和社会上“中医不科学”等谬论作斗争。1929年春,国民党政府下令“取缔中医”,孔伯华先生曾代表中医界,率代表团赴南京请愿,在广大群众的声援下,迫使国民党政府不得不收回成命。1930年,为了培养中医人才,孔伯华先生和萧龙友先生合办了一所北京国医学院,聘请一流专家、教授任教,经费困难,先生常常以诊费收入资助学校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毛主席、周总理对孔伯华先生非常器重。这位赫赫有名的医生,和周总理有过多次交往。孔老对中央领导同志的医疗保健工作非常关心,受到周总理的当面表扬,周总理说:“孔老不谈空理,务求实干。”

  孔伯华患病后,周总理立即派人前去探望,并带去生活津贴500元钱,转达周总理的意见:希望孔伯华安心养病。现在看来,500元不算什么,在上世纪50年代,那是很大一笔钱。临走时,探病的人再三询问孔伯华有什么困难,连愿不愿意住院都问到了。孔伯华什么要求也没提。但是孔伯华的一个学生知道自己的老师清贫,有困难又难以启齿,在送他们时说,孔老师的病很需要吃点东北野山参。原来孔伯华被知病入膏肓,难以治愈,只是担心在去世以前难以完成周总理要他整理医案的任务。如果有野山参顶着,还可以延续一段时间。过了3天,周总理果真派人送来了两斤东北野山参,还附有原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的一封信。望着这些东西,孔伯华的眼睛湿润了,禁不住潸然卜,还喃喃地说:  “知我者,周总理也。”在周总理的亲切关怀下,孔伯华以惊人的毅力,再加东北野山参进补,他日夜兼程,呕心沥血,常常深夜执笔,有时通宵达旦,终于完成他的名著《时斋医话》。有东北野山参顶着或维持着,能不能延续一段时间呢?回答是肯定的。《本草求真》曰:“野山参形状似人,气冠群草,能回肺中元气于垂绝之乡。”《重订本草征要》曰:“野山参得阳和之气,能回元气于重亡。”我国古代中医理论,经过历史的严峻考验证明它是科学的。这里仅举一例以证之。1976年,唐山大地震因腰椎压缩性骨折而致瘫的李素珍女士,曾到吉林省白山市煤炭总医院治疗。外科医生在给她作减压手术时,听到毛泽东逝世的噩耗心情悲痛,手术做得不好,患者心脏出现骤停。当时正值凌晨,几个西医束手无策,老中医于洞扬先生毅然决然地用15克人参煎汤给患者服下后,患者的心脏功能很快恢复正常,表现了长白山野山参能够起死回生的巨大威力,使在场的医护人员无不深受感动。

  于洞扬先生给李素珍女士用的是人工栽培的人参,效果竟然如果之好,孔伯华先生用的是东北野山参,相信效果会更好。
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留言
回到顶部